返回

假装强A的我好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第 58 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血红小说 m.xuehongxs.com

    隔离室那边的火势很快被控制住了, 卷哥接了年级主任的电话让他核实宋遇星的情况,几个人到教室后被卷哥挨着盘问了一遍,又安慰了一番才放几个人去上课。

    宋遇星刚坐下就摸到了桌屉里的一堆吃食, 他看了裴刻一眼,发现裴刻也在看他,他收回目光, 趁着老师不在意偷偷咬了一口甜甜圈, 吃得脸颊都鼓了起来,见裴刻还在看他,就又看了一眼正在黑板上写字的老师,然后迅速把剩下的甜甜圈递到了裴刻嘴边。

    裴刻没看老师, 也没看周围的同学,只低头咬了一口, 觉得宋遇星笨死了, 想要对人好,技巧都这么落后。

    讲台上老师讲完之后就让大家各自做练习册的题, 宋遇星没做自己的练习册,而是翻裴刻桌上的练习册,刚要抽出来, 被裴刻摁住:“干嘛?”

    宋遇星用了点力气,把练习册抽了出来:“我帮你写。”

    裴刻挑了挑眉, 看着宋遇星翻开他的练习册:“今天这么好啊?”

    宋遇星翻到要做的题, 很快审了题,头都没抬,拿笔刷刷的写:“你最好。”

    裴刻顿了顿, 很轻的“哦”了一声:“那你以后对我好点。”

    宋遇星就停了手里的笔, 歪着头看了裴刻一会儿, 似乎是在答应一件很郑重的事情:“可以。”

    裴刻手支着脸颊,觉得这人有些没心没肺,别人谁碰到这事不得后怕好久,这人倒好,只记得不停地告状、吃东西、对他好。

    等会儿要再给他买点吃的。

    裴刻心里这么想着。

    数学老师坐在讲台上,不时的往下看一眼,没一会儿就注意到了裴刻和宋遇星,觉得有些稀奇,以前都是裴刻做题,宋遇星在一旁支着头装学渣,今天竟然反过来了。

    她没忍住,走下讲台走到两人旁边,再看一眼,更奇了,宋遇星竟然在写裴刻的作业,她正要开口,裴刻晃了晃自己的手:“老师,我手受伤了。”

    不知怎的,数学老师觉得裴刻在炫耀:“今天的练习题都会吗?”

    “都会的,老师。”裴刻答。

    宋遇星也把练习题往外放了放,给数学老师看:“我也会。”

    数学老师又看了一会儿,见裴刻配合的去看书了,就走了,刚走两步,听到裴刻很小声的对宋遇星说:“物理也没写完,等下也给我写了吧。”

    数学老师对学神都很宽容,听裴刻说物理题也没生气,还放慢脚步听了听,然后听到宋遇星说:“等会儿。”

    这还是那个什么题都看不上的宋遇星吗?

    晚上的晚自习下课后,夏玖汐照例拿了题过来,正想问今天谁讲题,还没开口宋遇星就说今天受了天大的委屈,要休息一天。

    夏玖汐安慰了他一番,就放他走了,而且是跟在后面看着宋遇星把手插在裴刻口袋里晃来晃去的走的,裴刻隔着校服握住他的手让他别乱动,宋遇星果然不动了,就挨着裴刻走。

    夏玖汐再次觉得她只见过情侣这般,没见过两个alha这般。

    到了宿舍,宋遇星洗完澡就爬上了床。

    裴刻的床。

    裴刻转头看了自己床上的宋遇星一眼:“你干嘛呢?”

    宋遇星二话不说就把裴刻靠在背后的枕头拿走了,然后自己躺下枕着:“刻哥,好久没跟你睡了,今天跟你睡。”

    裴刻脚踢了踢他的腿:“回自己床上去。”

    宋遇星不动,耍赖说:“你去吧。”

    ……

    宋遇星躺了一会儿,觉得不舒服,就把枕头放在裴刻腿上又枕上去:“刻哥最近有新图没?我们跑图吧?”

    裴刻低头看着自己腿上的大脑袋:“开吧。”

    宋遇星登录的时候发现自己登不上了,就给裴刻发了验证码:“你登我的号了吗?我怎么登不上了。”他这个游戏的账号是用裴刻的手机号注册的,之前没有过登不上的情况。

    裴刻头都不抬:“没有。”说着报了验证码。

    宋遇星登上去,发现自己衣服都变了,立刻质问裴刻:“你还说你没有!你把我衣服都换了!我的道具怎么也变了?”

    裴刻勾着唇改口:“就登了一下,看你的皮肤不好看就给你换了。”

    宋遇星“哼”了一声,又去翻自己的等级,发现比前面高了几级,不可置信的问:“你登我的号玩了多久啊!我都涨了六级了!那去过的世界我还能再去吗?我的能量是不是都已经被你捡过一次了?”

    张亦弛忽然插话:“你之前老是晚上跑图,登的是宋遇星的号啊?”

    宋遇星躺得高,就看到张亦弛说这话的时候看着他,他冲张亦弛翻了个白眼,正要说什么,忽然脑子里想到那天看到裴刻跑图的时候手里拉着一个人,可不就是他手机里此时此刻的造型吗?

    宋遇星心跳少了一拍,看了看裴刻,发现裴刻也在看他,立刻移开目光,听裴刻说:“偶尔玩一下,一个人跑无聊,就带他跑下。”他一点没避着宋遇星。

    宋遇星没说话,操作着游戏里的人物动了动,问裴刻:“跑不跑了?快开啊。”

    裴刻点了开始:“来了。”

    裴刻带着宋遇星跑了三个新的图,一个比一个风景好,最后一个图是一处桃花林深处的悬崖瀑布,裴刻带着宋遇星下了悬崖,去到瀑布后面捡到了一个新装备,宋遇星高兴,就随手在瀑布璧上贴了个到此一游的贴画,可以在游戏里保留三个月,还可以签名,宋遇星签了他和裴刻的名字。

    熄灯后宋遇星靠着裴刻,因为姿势不舒服,他就把头歪在裴刻肩膀上,在黑暗中问他:“我睡姿真的有那么不好吗?”他第一次正视自己的问题。

    这道题谢子都会答:“倒也没有好不好这一说,就你晚上在这边睡,早上在另外一边起很正常,你知道吧?别人睡觉都是侧躺式、仰卧式、俯卧式,你就不一样了,你是旋转式。”

    ……

    宋遇星无语:“我这么牛逼,我怎么没有倒立式呢?”

    “那我晚上不睡觉也要把这个奇景记录下来啊,我觉得你行!”谢子都觉得宿舍里的气氛终于回归正常了 ,宋遇星就该这么烦裴刻才正常。

    宋遇星不想理谢子都的屁话,拉了拉裴刻的睡衣,还没开口就听裴刻说:“好好好我打他。”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听着宿舍里三个人的笑声,宋遇星无语:“有什么好笑的!”

    宋遇星又动了动,想和其他三个人说个所以然出来,才动一下,脑袋就被裴刻的手压了下去:“别动。”

    宋遇星就安静了,不过也没有安静很久,好心的建议:“要不我还是回去睡吧,不然

    半夜吵着你。”

    裴刻没睁眼,手还放在宋遇星头上,又重复了一句:“别动。”

    因为裴刻的姿势,宋遇星几乎像是躺在他怀里,连心跳都不敢大声,还因为裴刻的呼吸打在他脖子上太痒,偷偷往外挪了挪,才一动,又被裴刻压着背靠了回去。

    宋遇星的心跳一下子就变得很大声,手和脚都不知道要往哪儿放了。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让他变得不像自己了。

    隔日宋遇星又被几个老师喊去办公室说昨天的事情,还找了个心理学老师帮他做心理测试,不过看老师最后的表情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

    说到最后,宋遇星没忍住问教导主任:“那孙冕就这么算了吗?”他不想就这么算了。

    政教主任愣了愣:“他昨天就被警察带走了。”

    宋遇星也怔住:“他不是跑了吗?”

    “在校外抓到的,我们去看了,他易感期情绪很不稳定,还试图把另外一个oga同学带走,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都受伤了,所以现在都在医院里。”这件事性质恶劣,而且宋遇星是受害者,所以政教主任和他说的很仔细。

    “你放心,情况我们都已经反映给警察了,学校不会包庇任何人的。”政教主任又承诺。

    宋遇星其实根本没想搞这么大,因为学校以前也出现过alha强行标记oga的事情,但是因为校爱上书屋校的名誉为由把事情给压下去了,最后那oga也退学了,下场很可怜。

    宋遇星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但他还是多问了句:“老师,起火的原因调查清楚了吗?”

    政教主任面色变得不大好看:“起火是个意外,但是孙冕同学人为的主观意向已经很清楚,你不用担心,学校肯定秉公处理。”

    宋遇星回教室后发现裴刻没在,就去问了谢子都这个事情学校怎么忽然要秉公处理了,谢子都倒是和他说了实话:“是裴刻自己报的警,后面上课他不是还出去了一下吗?就是自己去跟这个事情,校长认识他,应该不会和他硬着来吧。”

    宋遇星只知道裴刻不想提这件事,他昨天说了那么多次,裴刻一次都没接话,昨天他还心里抱怨裴刻不管他,此刻却明白了,裴刻是太生气了。

    也是气他不争气吧。

    宋遇星回到位置上,一直到上课都没见裴刻回来,于是转身去问张亦弛:“裴刻去哪儿了?”

    “信管局。”张亦弛说话的时候语气不大正常,而且说完一直盯着宋遇星。

    宋遇星原本在转笔的手停住,想到昨天孙冕说的“完美契合”,裴刻连续两天被喊走,让孙冕的话真实度更高了一些。

    宋遇星心里有点乱,上课也没怎么听得进去,心里就想着这个事情,下课后拿手机查所谓的完美契合。

    完美契合百科定义:alha和oga信息素百分百契合,相遇后必定会互相吸引,感情可超越一切社会定义和物理定义的情感,会视对方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百分百契合的人会对彼此产生过度的占有欲,常常缺乏安全感,每日需伴侣抚慰,否则易产生抑郁倾向。

    宋遇星看着屏幕上“必定会互相吸引”几个字,心情有些复杂,百分百契合极其难得,他从来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周围。

    能和裴刻百分百契合应该很幸福吧,毕竟裴刻那么好。

    中午裴刻没回来,宋遇星自己去门口找东哥拿饭吃,东哥还带了饼干过来,宋遇星就同饼干玩了一会。

    东哥见他有点不高兴,还问了几句,反倒是宋遇星,有些莫名的反问:“什么不高兴?”

    东哥笑呵呵的:“你不知道自己是笑眼吗?不高兴的时候眼睛就不会笑了,特别明显。”

    宋遇星沉默了片刻:“真没不高兴。”然后又说了几句就不高兴的提着饭走了。

    下午裴刻还是没回来,宋遇星也没给他打电话发信息,趴着睡了一下午,一道题没写。

    到了晚自习结束,也不想给夏玖汐讲题,随着谢子都他们一起回宿舍,澡都没洗就躺床上了。

    谢子都看他这样,还以为他身体不舒服,走过去摸了摸宋遇星的额头,见没发烧,又问他:“小毛驴,哪里不舒服吗?”

    宋遇星趴着睡,眼睛没睁:“瞌睡了。”

    谢子都见他没事就说:“你下午睡了一下午了,哪儿来那么多瞌睡。”

    宋遇星没理。

    快要熄灯的时候,叶时雨低声问了句:“裴刻晚上不回来了?”

    宋遇星支着耳朵听了一会,见三个人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明白过来裴刻今天根本没和三个人联系。

    也没和他联系。

    手机在耳朵边不停的响,进来好几条消息,宋遇星打开,本来以为是裴刻,结果是夏玖汐。

    裴刻完美契合的消息你知道了吧?

    都传开了,大家都很震惊。

    那你怎么办?

    宋遇星干脆把手机关机,屁的怎么办。

    关他什么事。

    裴家。

    车子开进院子,裴刻先下车,在车边等裴致臻和阮月晚也下了车才一起往客厅走。三个人表情都很凝重,都没想过这个人竟然真的出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