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装强A的我好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章 第 57 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血红小说 m.xuehongxs.com

    和裴刻吵架后,  接下来好几天宋遇星都觉得自己运气不怎么好,对学习的热情也随着和裴刻关系的和缓降到了最低,上课期间一度不明白老师讲的这些基础题为什么会有人听不懂,  夏玖汐就是其中一个听不懂的大户,  到了后面,宋遇星给她讲题讲累了,晚自习放学后就拉着裴刻不让他走,耍赖让裴刻教夏玖汐。

    夏玖汐哪里敢让裴刻教,她又不是不知道裴刻平时对外人是怎样的,正要拒绝,听到裴刻说:“我看下今天不会的题。”

    宋遇星在一旁支着脑袋手里转着笔说:“听听学霸的思路,  多学习,  给你脑子也除除草。”

    夏玖汐听宋遇星骂她脑子里只长草就生气了,但是裴刻在翻她的题,  她也不敢同宋遇星撒气,  暗暗的瞪宋遇星,竟然看到宋遇星冲她扬眉,  她就更忍不住了,  正要动手,  听裴刻开口说:“你特定系数的类型题解题一直都弯路绕太多了。”

    说着给夏玖汐讲了另外一种解题思路,讲完后,忽然对宋遇星说:“你安静点。”

    宋遇星手撑着头:“我没说话。”另一只手转笔转得无聊,  两根手指夹着笔头一下下的点着课本。

    “你嘴没说话而已。”裴刻翻了一页夏玖汐的练习册,  宋遇星那股得意劲儿都要冲出天际了,  看夏玖汐不敢打他都能得意成这样,出息。

    夏玖汐听宋遇星挨了批评,趁裴刻不注意,  用嘴型对宋遇星说:“听到没。”

    宋遇星手往裴刻那边撑了撑,下巴都要靠到裴刻手臂上去:“夏玖汐骂你。”

    “我明明是在骂你!”夏玖汐立刻反驳,和宋遇星吵架的时候一点没有oga的柔软,比宋遇星还厉害一些。

    裴刻拿笔的手顿了顿,看了眼夏玖汐:“那你不要骂他。”

    ……!!!

    夏玖汐看着冲她晃脑袋的宋遇星,这就偏心的没有界限了吧?

    补课结束,宋遇星照例拉着裴刻先送夏玖汐回宿舍,回宿舍的时候他像以前一样手插在裴刻口袋里,以前是因为冷,现在是无聊,把裴刻的校服左拽右拽,没个正形,仿佛之前闹别扭的那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存在的。

    到了宿舍,宋遇星洗漱完上床就收到了夏玖汐的信息:你和裴刻和好了?

    宋遇星回复:我俩一直都好着呢。

    夏玖汐:你俩谈恋爱了?

    宋遇星退出聊天,趴在床头冲裴刻喊:“刻哥,喝水。”

    裴刻已经上床了,在翻平板,闻言掀着眼皮看了他一眼:“手断了还是脚断了?”

    宋遇星十分无赖:“手也断了,脚也断了。”

    裴刻拿开平板,往下看了看,喊叶时雨:“小雨,帮他递下水。”

    叶时雨起身,将宋遇星的水杯递给他,真诚的建议:“驴,你直接喊我我也听得到的。”

    宋遇星喝了几口,感慨一句:“一杯没有灵魂的水。”

    “啊呸!”叶时雨将空了的杯子从宋遇星手里夺走,“使唤人的时候能不能要点脸?”

    宋遇星趴回枕头上,把手机怼到脸上一边翻一边说:“裴刻他骂我。”人使唤完了,称呼也就变了。

    裴刻这次眼都没抬,“嗯”了一声,说:“等会儿我打他。”

    叶时雨看看宋遇星,再看看裴刻,这两个人终于正常了?紧接着他又和谢子都看了个对眼,两人用眼神交流后,他又试图和张亦弛心有灵犀一下,奈何张亦弛没有任何反应,让他一个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隔两日,学校的审查处忽然在上课的时候把裴刻喊走了,到了下课人都没回来,宋遇星发信息裴刻也没回。

    宋遇星问谢子都审查处找裴刻能有什么事,谢子都也一知半解:“应该是腺体的事情吧,审查处不就管这个的。”

    宋遇星放下心来:“那肯定没什么事。”

    谢子都点点头:“少爷自控力强,不会出事,当时在泳池那么严重不也没出事。”

    宋遇星没答,转着笔有一搭没一搭的想事情,又把裴刻的练习册翻出来在扉页画了个四不像的hello  kitty。

    完了觉得难看,就给猫加了个眼镜。

    更难看了。

    看了一会儿,宋遇星拿出手机又给裴刻发了条信息,一直到上课,裴刻还是没回。

    还挺忙。

    裴刻不在,宋遇星被喊去搞学校公共区域运动会主题的文化墙,因为他字写的好看,就一直被年级主任惦记着,年级主任经过他们班的时候又正好看到他上课期间在睡觉,就把他强行提溜走了。

    路上年级主任还问了他怎么没看到裴刻,宋遇星就提了下审查处,看年级主任一副了然的表情,他就问:“老师,审查处找裴刻到底干嘛啊?”

    年级主任不肯说,反倒提起了另外一件事:“你上课睡觉记得写检查给我,不能低于两千字啊。”

    宋遇星:……

    被领到操场的文化墙旁边,年级主任给宋遇星安排了好几块墙板之后才走人,宋遇星找人拿了稿子照着写,还有低年级的同学在画画,几个人不时地聊几句。

    写了三分之一,宋遇星手里的粉笔用完了,就随口对身边的同学说:“同学,麻烦帮我拿一支蓝色粉笔。”

    然而那男生没有帮宋遇星递,反倒是他身后的同学动了动,对方一动,宋遇星就看清了那人的脸,竟然是文可。文可手里还拿着他要的粉笔,看了他好几眼,却没走过来,只看了看身边的孙冕,又收回了目光。

    宋遇星皱皱眉,这两人怎么又在一起?

    从凳子上下去,宋遇星准备自己去拿粉笔,然后就听到孙冕说:“你回教室去。”

    文可捏着粉笔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且带了些许恐惧,点了点头,声音非常小的说:“好。”说完就转身走了,甚至没敢多看宋遇星一眼。

    宋遇星多拿了几支粉笔,准备走回去继续抄稿子,心里吐槽着这个文化墙存在的必要性,走到一半,听到孙冕说:“宋遇星,我劝你滚远点,别再来招惹他。”

    宋遇星觉得这话简直是无妄之灾,他转头看着孙冕正要说话,就看到了孙冕眼中的阴鸷,直觉这人有点不正常:“你没忘你家里想让你和我那便宜弟弟一上大学就订婚的事情吧?”

    “现在不是还没订么,而且就凭你也管得着我?”孙冕话说得很没底线,且不太客气。

    “谁要管你们两个人间绝配啊,能别挡路了吗?”宋遇星有些不耐烦的说。

    孙冕站着不动,眼中是alha标记oga之后特有的那种偏执和占有欲:“宋遇星,如果你再敢见文可,我一定会弄死你,裴刻护着你也不行。”

    宋遇星翻着白眼绕开他:“要发疯回家发,文可倒了八辈子霉,要和你这种渣男在一起。”说着就要上去凳子上继续写字。

    “他和我在一起那是他愿意和我在一起,愿意让我标记!”孙冕眼睛毒蛇一般缠着宋遇星,声音很坚定,仿佛事实本是如此。

    宋遇星问出了自己疑惑很久的问题:“你确定他是自愿让你标记的?”

    他话音才落,人都没反应过来,孙冕就疾步上前踹翻了他的椅子,朝宋遇星打了过来,宋遇星根本不想打架,从椅子上跳下去,后退了一步,本想避开孙冕,但是孙冕疯了似的,一直咬着他不放,眼睛殷红,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宋遇星避了避,还是避不过去,只能还击,两人你来我往了好几分钟,有校领导带着几个带隔离口罩的人过来,宋遇星被扯开的时候,看到他们的衣服上绣着“审查处”的字样,才明白孙冕这样反常是因为易感期到了,他赶紧回头看周围几个同学,果然看到有同学被影响了,有发情的前兆。

    这他妈算什么事。

    宋遇星不想牵扯这个事情,本来想走,结果人还没动就被人拉住了,嘴上直接被带上了隔离口罩:“同学,你跟我们去一趟隔离室。”

    宋遇星指了指有发情征兆的女同学:“她怎么办?”

    “我们会处理。”对方的回复简单粗暴,说着就要把他拉走。

    孙冕疯了似的往他这里扑:“宋遇星你什么玩意儿!我等着看裴刻踹掉你这个杂种那一天!你再敢见文可,我弄死……”话没说完嘴就被堵上了,他拼了命的挣扎,宋遇星看到他脖子上的青筋,只觉得这人疯了。

    “我俩好着呢,这辈子都好着呢!牢你操心了!”宋遇星也不客气,只是不同孙冕打了,嘴上却不放过对方。

    孙冕剧烈的挣扎着,竟然真的被他挣开了:“你还不知道吧?裴刻那个完美契合的人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