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装强A的我好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章 第 56 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血红小说 m.xuehongxs.com

    这周的周末可以放一天半的假, 宋遇星喊裴刻晚上一起吃饭,说是宋兴燮要感谢他,很正式的邀请了裴刻, 并邀请了饼干一起来。

    晚上宋遇星和宋兴燮到了餐厅的时候裴刻已经在等了, 今天他没有穿校服, 看上去学生气没那么重, 餐厅里不断有人朝他这边打量。

    宋遇星还没走近,饼干就从裴刻怀里跳出去,几步蹿到宋遇星身边一个起跳就跳到了宋遇星怀里。

    宋遇星有些高兴, 抱着饼干在脸上蹭了蹭,然后把饼干抱在怀里,像抱着一个小宝宝, 饼干待在他怀里特别乖巧,仰着头看宋遇星。

    宋兴燮走到餐桌旁边很正式的和裴刻握了手,并感谢了裴刻的帮忙,裴刻只说是小事,问宋兴燮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宋兴燮坐在里面,本来想招呼宋遇星坐自己旁边,谁知宋遇星抱着猫直接坐在了裴刻身边, 他顿了顿,说:“身体排斥反应还是会有一些,常医生说慢慢调整就可以。”

    常医生是之前裴刻找的帮宋兴燮做手术的医生,裴刻抬手摸了摸饼干的小脑袋,然后说:“常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 后续他再帮您调理一下, 应该很快能好。”

    宋遇星听了一会儿两个人谢来谢去, 打断两人的对话:“点了什么?有我爱吃的吗?”

    裴刻报了几个菜名, 然后招来服务生拿了新菜单放在宋兴燮面前:“小叔,您再点几个。”

    宋兴燮随手加了两个菜,然后翻看着裴刻点的菜,大略看了一遍,抬眼看了裴刻一眼,又收回目光,把菜单还给了服务生:“这些可以了。”

    服务生走了之后,宋兴燮又和裴刻说了几个其他的话题,宋遇星发现无论宋兴燮说什么裴刻都能接得上话,两人从政治到地理,聊得火热。

    但是宋遇星没发现,裴刻却发现了,宋兴燮的眉头在看过菜单之后就一直蹙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饭吃到一半,宋遇星起身去卫生间,把饼干给裴刻抱着,饼干乖乖的坐在裴刻腿上,却探着头往外看,似乎在找宋遇星。

    宋遇星离开后,裴刻就放下了筷子:“小叔,宋遇星说你们晚些还要回随州那边,所以要报那边的大学,这边研究所的工作不顺心吗?”

    宋兴燮明白裴刻要问什么,因为两个人心里都明白,他也没必要拿话搪塞裴刻:“只是讨论过留哪里,还没做决定。”

    裴刻笑着点了点头:“屏城挺好的,小叔不妨考虑留下来。”

    宋兴燮点点头,他是个斯文人,和裴刻完全不同,宋遇星不在的时候,裴刻身上那股凌厉的劲儿展现无疑,是顶级alha特有的气场,裴刻甚至更甚一些,他想到刚刚自己看的菜单,菜单上每一道菜都是宋遇星喜欢的。

    犹豫了片刻,他说了句和裴刻的话完全不搭的回答:“感情的事情都是勉强不来的,你们年纪还小,以后总会遇到匹配度高的oga,那才是合适的。”alha和oga结合是天性,是本能,遇到匹配度高的oga,你会发现爱情一文不值。

    裴刻笑了下:“小叔误会了,我和宋遇星已经说清楚了,现在只是普通朋友。”

    宋兴燮愣了愣,倒是没听宋遇星说过这个,他点点头:“那就好,你们做朋友很合适。”

    裴刻也点头:“宋遇星是个,”他斟酌了一下说辞,“让人感觉很解压的朋友。”

    两人互相沉默了两分钟,宋兴燮问候了一下裴刻父母的身体状况,裴刻一一答了,忽然问宋兴燮:“小叔,你们有没有想过从宋家搬出去?”

    不等宋兴燮回答,他又说:“我知道一个还不错的楼盘价格挺合适的,而且还是精装房,可以直接入住。”

    宋遇星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还在聊天,说的是市里在建图书馆的事情,宋遇星手撑着下巴,觉得这两人聊天的内容有些无聊。

    待到这顿饭终于结束要离开的时候,宋兴燮去结账,宋遇星对裴刻说:“我怀疑我看到以后的你了,一本正经的和人说一些场面话,你不觉得无聊吗?”

    裴刻听到他的评价,花了几秒钟去思考,然后说:“以后你也会这样,不然天天咋咋呼呼的别人会觉得你脑子不好。”

    宋遇星握起饼干的爪子往他身上抓了一下:“我才不会,这也太虚伪了。”

    裴刻捏了捏饼干的爪子,说了句似是而非的说:“你不想学也可以不会。”

    又来了,宋遇星有些怕裴刻接下来会说“有我在也没人敢说什么”,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裴刻说:“等你接受了社会的毒打,自然就会了。”

    宋遇星瞪着眼拿起饼干的两只前爪假装要往裴刻脸上挠:“毒打谁?我这种有颜值有腹肌还有才华的人,谁能毒打我?”

    裴刻笑着身体往后倚:“腹肌在哪里?我看看。”伸手把饼干抱过来,饼干很乖顺的待在他怀里。

    宋遇星一时间没接话,正好宋兴燮走了回来说结好账了,三人在饭店门口分开,裴刻把饼干放回宋遇星怀里:“明天晚点到学校,到时候让东哥在老地方等,你直接把饼干给他就行了。”

    东哥已经在路口等,裴刻交代完就走了,宋遇星坐上车之后,忽然听到宋兴燮问:“裴刻怎么不邀请你去他家里了?”

    他的语气带了一些试探,但是宋遇星没听出来,只含糊的说:“他周末要忙吧。”

    宋兴燮看着他没说话,宋遇星不得不又说:“不方便。”语气有些别扭。

    宋兴燮明白了他的意思,又问:“所里确实有调回随洲的机会,你想回随洲读书吗?”说着又提起了信息素检测的事情:“按道理,等到第三次检测结束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不过到时候回随洲到底会安全一些。”

    宋遇星垂了垂眼:“去哪里上大学都一样。”

    宋兴燮又明白了一些,转过头忽然看到宋遇星耳朵有些红,就问他:“你热吗?”说着开了车窗,马上就是五月了,温度也越发的高了。

    这话宋遇星没接,拿出手机假装在翻手机,没有再同宋兴燮讲话。

    隔日宋遇星又和宋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宋潭看到饼干就恶狠狠的盯着饼干,吓得饼干只往宋遇星怀里躲,宋遇星怼了宋潭两句就抱着饼干出门了,一点不想待在宋家。

    坐地铁去了市中心,宋遇星找了个网咖玩了半天游戏,玩得累了就带着饼干去吃饭,一人一猫吃得饱饱的,宋遇星没地方去,又不想回学校,干脆开了个快捷酒店的钟点房准备睡一会儿。

    他将饼干装在自己校服里,一只手拖着口袋里饼干混进了房间,进房间后饼干立刻抓着他的衣服从拉链上方探出头,宋遇星将它拿出来放在地上,小声咕哝:“你是不是也很无聊?咱们两个睡一会儿吧。”

    宋遇星躺下去,饼干立刻跳上床,宋遇星把它放在被窝里,开了电视当背景音,电视里在播一个动画电影,宋遇星之前看过一遍就再仔细

    看,反倒是饼干,看得津津有味。

    大概是因为刚吃过饭容易困,宋遇星没一会儿眼睛就眯了起来,隔两分钟,就再也睁不开了。

    再次醒来,他是被敲门声和电话铃声一起吵醒的,宋遇星迷迷糊糊按了接通键,然后举着电话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眼尾吊着,很有风情的模样,宋遇星问:“有事吗?”

    “客人,按摩服务还需要吗?”

    宋遇星眼睛睁得大了一些:“什么?”

    “您刚刚叫的客房服务。”女孩子笑着重复。

    宋遇星面无表情的后退了一步:“你敲错门了。”然后二话不说就关上了门,这快捷酒店也太不正规了吧!

    待到他把自己丢回床上,才想起刚刚接了电话,立刻去看手机,发现通话已经结束了,他随手翻了一下通话记录,发现刚刚是裴刻打的,一时间有些懵,所以裴刻刚刚听到什么了?

    宋遇星下意识的就要为自己辩驳,待到他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拨了出去,电话另一端已经传来了裴刻的声音:“忙完了?”

    宋遇星讪讪的“嗨”了一声:“你这话问的,我要真忙起来,这点时间能够?”

    裴刻的声音辨不出情绪:“那你继续忙吧。”说着就有要挂电话的意思,听宋遇星在另一边“哎哎哎”几声:“你别胡乱诬陷人啊,什么思想啊!”

    裴刻没说话,宋遇星又说:“不信你问问饼干,我俩就来开个钟点房睡一觉……”宋遇星说着想把饼干捉起来“喵”两句给裴刻听,结果四下看了眼,竟然没看到饼干的影子,他吓了一跳,赶紧起身喊了两句,没听到饼干应声,他俯下身四处找了找,没找到,又跑去卫生间看,还是没有。

    “我不跟你说了,饼干好像跑出去了。”宋遇星说着就要挂电话,听裴刻在那边问,“你人在哪儿?”

    宋遇星报了一个地址,有些心虚的说:“你不用来,饼干跑不远。”

    然而他才说完,裴刻就已经挂了电话,也不知是生气还是怎的,宋遇星也没空多想,赶紧出去找饼干。

    裴刻到的时候宋遇星才刚看完监控,饼干走错了楼层就每层楼都转了一圈,没找到就出了酒店,然后就没行踪了。

    裴刻冷着脸听完,没理宋遇星,转身去外面打电话,宋遇星靠近一些,听到裴刻似乎是在拜托人帮忙,他没站太近,裴刻打完电话回头看了他一眼,也没招呼他就朝着马路走去。

    宋遇星跟上去,小声问:“我们去哪里找?”

    “在拜托人帮忙看监控,等等就知道了。”裴刻的声音很淡,还带着疏离,好像宋遇星犯了什么大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