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装强A的我好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章 第 52 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血红小说 m.xuehongxs.com

    回宿舍的路上裴刻倒是主动找了两个话题,宋遇星也答,只是不怎么热情,不太想搭理人的样子。

    到宿舍楼下的时候裴刻只能妥协:“我那会儿在看手机,明天帮你吹。”

    宋遇星没看他,只说:“不用,”说完还反问裴刻,“你怎么忽然说这个?”

    裴刻又看了他几秒,说:“看你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你生气了。”

    宋遇星就回头看他,他的眼睛总是很大,也装了很多话:“刚刚在想事情。”

    裴刻没再说什么。

    结果第二天下午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宋遇星问了他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知道三班的石南吗?”

    裴刻只听过这号人,没接触过:“怎么了?”

    宋遇星在自己的卷子上写写画画,没看裴刻:“他寒暑假都是在少年宫给小朋友当游泳教练的,我约了他晚上教我。”

    裴刻有很长时间都没说话,宋遇星就又添了句:“他说学游泳主要是技巧,应该能多帮我找找问题吧。”

    裴刻身体往后靠在后桌的桌沿,表情十分难看:“你自己决定就好。”

    声音有些冷。

    这就是宋遇星,你但凡对他有一丁点不好,他就立刻忘了你所有的好。

    宋遇星扭头冲裴刻笑了一下:“知道了。”

    有些恶劣的觉得自己赢了裴刻。

    不和他做朋友算了。

    他才不要受他的气。

    可不知怎的,心里不太痛快,感觉闷闷的。

    第四节课的时候宋遇星几乎没怎么写作业,一直在想如果不是裴刻,换一个人他还会不会这么小心眼的非要和对方计较。

    快下课的时候,他有些想明白了,如果换一个人,他可能早就在对方和他表白的时候揍对方了。可因为是裴刻,裴刻待他太好了,他才不愿意伤害裴刻,不想打他,也不想让他伤心。

    如果换一个人这样处处疏远他,他也早不理对方了,更遑论他还主动求和了。

    放学的时候裴刻本来喊宋遇星一起吃饭,结果宋遇星说约了石南,因为要找他帮忙,就请他吃顿饭。

    宋遇星和石南去吃了之前宋遇星请裴刻吃饭的那家窗口,两个人相谈甚欢,吃完饭直接去了游泳馆。

    冲澡的时候石南问宋遇星:“你们拍宣传片不是还要拍射箭吗?你会吗?”

    宋遇星愣了愣:“射箭?”

    “没有吗?”石南自我怀疑了一番,“我弟高一的,也被选了拍宣传片,他和我说的啊,昨天还打电话让我妈帮他找个老师周末去学呢。”

    宋遇星是真的不知道这回事:“那找到好的老师也和我说一声。”

    石南是个热心人:“行。”

    两人进了泳池,石南让宋遇星自己先游了一圈,然后说:“你这样容易沉底,腿动的幅度可以稍微大一点点,手臂速度要快,你再试一遍,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一有不对我就托着你。”

    宋遇星照着他的建议来了一遍,才游两米不到人就想往下沉,石南把人托了起来:“手掌往外撑水借力,所以手心的幅度最好在45°,这样接触面最广,再试。”

    宋遇星不太习惯这个姿势,总是沉得很快,石南前前后后捞了他许多遍,裴刻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石南将宋遇星托起来,宋遇星抓住石南的手臂,两人挨得很近,石南似乎在安慰宋遇星,宋遇星还点了点头。

    裴刻下水朝两人游过去,石南先看到他,似乎没料到他会来,正要和他打招呼,裴刻就从他身边游了过去,在宋遇星再次沉水的时候抬手将宋遇星托了起来。

    石南愣了下,他是教人游泳的,还是教小朋友,所以特别需要注意和学员之间的身体距离,裴刻离宋遇星太近了,近到超越了亲密距离。

    宋遇星拽着裴刻的手臂将身体立起来,嘴里说着:“我是按照你说的啊,为什么我总是往下沉?”说完才发现自己拽着的是裴刻的手臂,就松了手。

    裴刻没和宋遇星说话,而是对石南说:“他是肩膀总是往下,腿又动作太小才总是往下沉,我看着他吧,辛苦你了。”

    石南没明白裴刻的意思,就说:“那我们一起再看看吧,问题都知道,主要是要他自己克服,他迈不开腿心里没底,下了水就会害怕。”

    裴刻有几秒怔愣,倒是没想过宋遇星会害怕,宋遇星看起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天地之间他最大那种人。

    果然,三秒钟不到宋遇星就反驳了:“我才没怕,这水一米五都不到,有什么好害怕的。”

    裴刻摸了摸他的脑袋,只摸到了泳帽:“好了,你不怕。”然后又看着石南,“我来的时候你们班好像在查人,你请假了吗?”

    石南有片刻没说话,他们班今晚全是自修,他出来没请假:“那我先回去,你们慢慢练,有需要再找我。”

    石南一走,宋遇星就趴在游泳池旁不动了:“你怎么来了?不是和你说了我找了老师了。”

    “石南他们班查人动静还挺大,我怕他被叫走了你一个人不懂瞎练有危险。”裴刻很自然的接了话,仿佛之前的小隔阂根本不存在,“学累了?那就先休息下。”

    宋遇星不看他,下巴搁在手臂上:“你不是烦我?你还来。”

    “什么时候烦你了?”空气里的气温低一些,裴刻看了看宋遇星的肩膀,但是没建议他把肩膀藏水里,因为宋遇星现在就爱和他反着来,不听话极了。

    “没有吗?”宋遇星语气恹恹的,“说好做朋友,你处处避着我什么意思。”说完又不甘心的补一句,“你真是太没意思了。”

    宋遇星竖着耳朵听,还是没听到裴刻的回答,就又说:“你就不能正常点?”

    裴刻一直看着宋遇星,但是宋遇星不看他,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天真的抱怨,仿佛裴刻做了罪大恶极却不自知的坏事:“宋遇星,”顿了下,裴刻又说,“这才是正常朋友的距离。”

    宋遇星还是没回头,眼睑却垂了下来,盖住了葡萄似的眼睛,唇角也往下耷拉了几分。

    裴刻觉得这话可能重了,正要开口,宋遇星就动了:“走吧,再练一会儿。”说完就转身钻进了水里,荡出了一个很大的水花。

    裴刻跟上去,无声的随在他身边,看着宋遇星有好大一会儿钻在水里往前游,游出去好远才抬头换气。

    大概是心里有气,抵消了被束缚的害怕,宋遇星开窍了一般竟然得了要领,虽然过一会儿就要停下来一下,但是不像之前那般不断往下沉了。

    裴刻一直跟在他身边,但是宋遇星没有再给他托起自己的机会,过了一会儿,就说:“你别老跟我身边了,我自己再练练就明白了。”说完就快速游走,比之前的速度都要快一些。

    裴刻没有再跟着,靠在泳池边上看宋遇星一个人在泳池里折腾,有好几次宋遇星都在水里待了很久,久到他想把宋遇星扯出来,骂他一顿他怎么能任性成这样。

    宋遇星在泳池里折腾了一个小时,终于精疲力尽一般在深水区的边壁上靠着休息,裴刻看他休息够了才游过去,想再找他说说刚才的事,谁知他刚游到宋遇星身边,宋遇星就撑着岸直接出水了,还回头对他说:“不想游了,明天再游吧。”

    裴刻只好跟出去。

    宋遇星大概知道裴刻不和他一起冲澡,就走在前面,一直没回头。

    谁知他刚开了淋浴没一会儿,隔壁间里也响起了水声,是裴刻占了隔壁淋浴间的位置。

    冲完澡宋遇星先去换衣服,然后拿了毛巾擦头发,正擦着,他的毛巾被人抽走了,宋遇星就抬眼看了眼裴刻:“干嘛。”

    “低头。”裴刻说。

    宋遇星抬手,想要回自己的毛巾:“不要。”

    裴刻没给,重新将毛巾放到宋遇星头上,一顿揉搓,完了又把宋遇星往镜子前的椅子上按。

    宋遇星不肯配合,自己拽了吹风机就开了热风要自己吹,裴刻刚一伸手,他就把吹风机往旁边放了放,然后被滚烫的热风烧到了头皮,发出“嘶”的一声。

    裴刻抬手就把电源拔掉了,宋遇星看着他的动作:“你干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