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装强A的我好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章 第51章再试试。(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血红小说 m.xuehongxs.com

    宋遇星一口气提起来,  又想瞪裴刻,但是忍住了,听裴刻又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就按你说的办。”

    “就按以前相处吧,  没必要特意和子都他们区分开,也不用总想着这件事,想多了反倒更别扭。”裴刻面上一点没有被拒绝的不开心,  比平时还要正常一些。

    宋遇星十分不确定的看着裴刻“真的?”裴刻其实是很骄傲的人,原本宋遇星以为他被拒绝反应会比较激烈,  可裴刻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弄得他觉得自己十分自作多情。

    裴刻笑了下“这有什么真不真的,这世界上真正幸运的一辈子在一起又正好是第一个喜欢的人,  这种例子才有几个,我可没喝过这样的鸡汤。”

    宋遇星听着这话,  下一句完全就是“等我再有喜欢的人就好了”,可裴刻没说,说到这里就停了,宋遇星猜测可能是不想落他面子,又觉得裴刻可能只是初恋识人不清,或者错误的判断了自己的感情,就松了一口气“刻哥,  你以后肯定会找到更好的,我先恭喜你了啊。”

    裴刻挑了挑眉“那我先和你说谢谢?”

    “到时候别忘了你大兄弟我就行了。”宋遇星解开心结,  就去拿香松了,  因为两个人要再种一颗香松才算完成任务。

    待到宋遇星领了香松回来,就看到裴刻站在两人刚刚种的峦树旁边抽烟,张亦弛站在他旁边,  也在抽烟,烟应该是张亦弛给的,两人不知在说什么,裴刻还笑了。

    宋遇星再次觉得自己过于自作多情了,裴刻对他可能只是浅浅的喜欢而已,不然被他拒绝了不但没有反应,还能笑得这么开心?反倒显得他这么郑重其事的拒绝非常的多余。

    但是不管怎样,裴刻这种反应对两人来说都是好事。

    他正要朝两人走过去,忽然看到纪律部的人在朝裴刻那边去,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诶!同学!”

    除了纪律部的人,裴刻和张亦弛也都朝他看了过来。

    宋遇星朝纪律部的人小跑过去,挡在几人前面“同学,我想问下我们想多种几棵树行吗?咱们还有多余的树吗?”

    他怀里还抱着香松,说话的时候只『露』出半张脸,眼神有些紧张,却也让人很有好感。

    一个女生oa说“当然可以,你是哪班的?”

    宋遇星拿出手机趁着反光看到裴刻和张亦弛已经丢了烟,就说“一班的,那不打扰你们了,我种完这颗就去领,谢谢同学。”说完就转身朝着裴刻那边跑去,因为抱着树,姿势显得很笨拙。

    他回去的时候张亦弛就冲他笑“谢了啊。”

    宋遇星转头看了看纪律部的人,已经去其他地方了“你们怎么在这里抽烟?被抓到要全校通报的。”

    “纾解一下心里的郁闷嘛。”张亦弛意有所指的说。

    宋遇星下意识的去看裴刻,裴刻也在看他,说“我什么都没说。”

    宋遇星就抱着树找了个空地“种这里?”

    裴刻点了点头“可以。”却没动作,宋遇星只好自己去挖坑,裴刻和张亦弛站在一旁继续说刚刚的话题,说的是他们共同认识的一个人因为打群架造成严重后果被学校退学了。

    张亦弛说“他学习还挺好的,被开除学籍有点可惜。”

    裴刻语气淡淡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有什么好可惜的。”

    张亦弛诧异的问了句“我记得有段时间你们关系不是还可以吗?”

    “这和关系好不好有什么关系?”反倒是裴刻不理解他的话了。

    宋遇星在一旁听着,非常自觉的把自己代入了他们这个前朋友,觉得自己以后大概也就是这个待遇了。

    而且,他挖坑挖得有点累,一点不觉得好玩了,下意识的就想让裴刻来挖坑,抬头看了裴刻一眼,很快又收回了目光,要说到做到,不能再无缘无故享受裴刻对他的好了。

    谁知下一刻,裴刻就朝他这里走过来“剩下的我来吧。”

    宋遇星想拒绝,手里的工具已经被裴刻拿走,听裴刻又说“等下你填土。”

    宋遇星就说“我去把水带拉过来。”

    宋遇星走开后,张亦弛冲裴刻摇摇头“看不懂。”

    裴刻手里的活儿停了一下,看着张亦弛“你能不能别总对他讲话阴阳怪气的?”

    张亦弛笑出声“人不是拒绝你了吗?”虽然裴刻没说,但是两人脸上都写着呢,不要太明显,“还这么护着啊?”

    “和他倒是没有很大关系,”裴刻将铁锄丢给张亦弛,“主要是我烦。”

    “剩下的你干。”裴刻有点不客气的说。

    张亦弛无语,这就无情了吧?

    活动结束有半天假期,裴刻打车,问宋遇星“回学校?”年后宋遇星就没有再去过裴刻家,刚刚一番交谈后,裴刻没有再提议让宋遇星跟他回家。

    宋遇星摇摇头“把我放在市区就行,我去买点日用品。”

    裴刻点头“晚上我带着饼干来学校,你想看它的话就出学校来看。”顿了下,又说,“饼干还是养在我那里,等你小叔什么时候决定带着你搬出去住我再让饼干回去。”

    宋遇星觉得这话像是在分家产,到了分活物的时候双方拉扯最多,也明白裴刻不会把饼干还给他,就点点头“饼干在你家挺好的,先在你家吧。”

    两人达成协议,到了市区裴刻就把他放在了一个商场外面,裴刻没有再说晚点过来接他一起去学校的话,真的就完全退回了朋友的位置。

    夏玖汐似乎和姜河闹了别扭,每天都要跑过来问宋遇星问题,宋遇星每天晚自习后留下来帮夏玖汐补半个小时课,裴刻没有再留下过,每天下了晚自习就走,也没有再帮宋遇星写过作业,晚上宋遇星就一边帮夏玖汐补课一边疯狂刷题。

    补完课送夏玖汐回宿舍的路上夏玖汐要去超市买东西,宋遇星就和她一起去,谁知正好碰到了文可,身边还站着孙冕。

    宋遇星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眉头却皱着,文可怎么和孙冕搅和到一块去了?

    一直到宋遇星和夏玖汐走出去,文可都在扭着头看他,被身边的孙冕扯了一下,很快低下了头。

    走出去一段路,夏玖汐非常八卦的对宋遇星说“你知道吗?文可被孙冕标记了。”

    宋遇星吓一跳“什么?!”

    “真的,好多人都知道。”夏玖汐知道之前宋遇星和裴刻闹得很僵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文可,所以有些幸灾乐祸,“我听说他那人得罪的人多了去了,被孙冕收了也是好事。”

    宋遇星脑子里『乱』糟糟的,虽然文可确实做的不地道,但是他也没想过让文可受什么惩罚“他是自愿的吗?孙冕不是都有未婚夫了吗?”就是他那个便宜弟弟宋潭。

    “那谁知道,反正我已经见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好几次了,还牵着手呢。”夏玖汐可不关心那些,她不太喜欢有人欺负宋遇星。

    一直到回到宿舍,宋遇星还觉得有些不真实,总觉得文可不会蠢到做这样的选择,没忍住问已经收拾好准备上床的裴刻“你知道文可和孙冕的事情吗?”

    裴刻将『毛』巾挂在衣架上,转头看着宋遇星,很直接的说“他自愿的,你别掺和。”

    宋遇星更纠结了“那他为什么要自愿啊?他该报警吧?”

    裴刻本来不想说,又怕宋遇星蠢跑去找文可“他发情期到了,需要alha的安抚,又正好需要钱,就做了对他来说能够接受的选择,你不用为他惋惜。”

    宋遇星张大嘴巴,简直不敢相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