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假装强A的我好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第 1 章(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血红小说 m.xuehongxs.com

    谢子都拿着个篮球站在宋遇星床边和张亦弛商量着改天再去“知味”吃饭时候,宋遇星正在群里激情表演。

    小星星你们知道吗?今天我和裴刻一起吃饭了!

    小星星在此我表示十分同意你们看法,裴家算什么玩意儿啊,怎么能和咱们宋家比!

    小星星裴刻也就是长得帅了点,多金了点,家世好了点,可是他人品不行啊!

    为了表示对这句话肯定,宋遇星又加了一句他还不如我!

    群里有人发了个问号,宋遇星看都没看是谁,日常在家庭群里对裴刻激情一骂他要搬回宿舍住,今晚我们宿舍人一起聚餐,本来是开开心心事情,裴刻家里这么有钱,不说他请客,最起码也要aa吧?

    小星星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宋遇星发完之后看着群里唯一回应他人,还特意艾特了对方。

    发问号人回复怎么着?

    小星星吃晚饭该结账时候,他去卫生间了!这不是明晃晃不想出钱吗?这简直像是渣男相亲现场,我都为他尴尬到用脚抠出一座一中。

    小星星大家放心,以后我和他就是同一个宿舍了,我会用我至高人品日常吊打他,绝不让他翻身!

    说完还发了一个求表扬卡通小人表情包,一通表演结束,宋遇星发现没人回复他,趴在上铺床上喊玩游戏叶时雨帮自己递水,叶时雨头都没回“等会儿,决赛圈了。”

    宋遇星正准备自己下床去拿,他杯子就伴随着一只好看手移到了自己面前,然后他看到了裴刻好看眼睛“水。”

    啧,声音也这么好听。

    “谢了。”宋遇星不大喜欢裴刻,连语气都有些欠奉,接过水喝了一口后随意放在支架上,发现有人回复了自己消息。

    宋遇星打开聊天页面,发现是刚刚那个群里头像,单独私信他,名字很陌生,一时间宋遇星没想起这个“家人”是什么时候加。

    宋遇星随着叔叔宋兴燮被接回宋家总共也才两个月不到,家里人都还没认全,却要随宋家大流讨厌、敌视裴家。宋家还特意把他弄到了裴刻班上,让他近距离接触裴刻,以方便他时刻报告裴刻动态。

    宋遇星很懂行,所以从来没在家庭群里说过裴刻一句好话,今天更是拿到了裴刻把柄,满足了宋家人变态心理。

    宋家在太爷辈时候曾经和裴家地位平齐,奈何老人家气性大,在和裴家争地位时候争不过人家,回到家一口气没提上来人没了,两家就此结下了大梁子。宋家这么多年一直憋着一口气,暗中蓄力准备给予裴家要命一击,谁知到了他们这一辈,每况愈下,裴家大公子裴刻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了。

    宋遇星倒是好运气,不但和裴刻做了同学,还做了室友。

    宋遇星被迫每天关注裴刻动向,还要每日总结裴刻不如自己点,怎么说呢,宋家这钱是真不好赚。

    裴刻也很讨厌,处处都那么完美,他要是因为想裴刻缺点想得头秃了话非得找他负责不可。

    打开那个头像,宋遇星立刻露出了地铁老大爷看手机表情,只见对方发了三句话,每一句都直击灵魂。

    第一句宋遇星,你发错群了。

    第二句还有,我是去打电话了,没有去卫生间。

    第三句钱补给你。

    下面还跟着一个数额不小红包,足足是他付账单好几倍。

    宋遇星不敢相信翻了翻群,果然看到自己洋洋洒洒小作文上面显示群名是五好家庭,正是他们宿舍群。

    再看看和五好家庭并列第一家庭,这么一看还挺刺眼,宋家也就这点追求了,干不过裴家没关系,自信心必须爆棚,连家庭群名字都得压裴家一头,脸真很大。

    宋遇星目光从手机上移开,抬头看了看背靠着书桌站在那里裴刻,发现裴刻也正在看着他,他稳如老狗收回目光,然后在手机上一通操作。

    裴刻低头打下四个字我是裴刻。

    发送。

    ???发不出去了?被拉黑了?

    裴刻嗤笑一声,再次去看宋遇星,只见宋遇星皱着眉头还在玩手机,裴刻打开宿舍群,发现群被解散了。

    再然后,宋遇星下床了,直直走到叶时雨旁边“小雨儿,让我用下你手机打个电话。”

    叶时雨正在和对手决战,头都没回“你自己拿,密码就咱们宿舍号,输两次就行。”

    宋遇星站得离裴刻不远,裴刻亲眼看着宋遇星打开叶时雨聊天软件,然后清屏了宿舍群,表情都没变一下。

    这还不够,宋遇星还跑去把谢子都和张亦弛手机拿过来放在一起,待到两人去隔壁宿舍还了篮球从外面一进来,他就挨个借对方手机清屏。

    裴刻是有些惊讶,他以为宋遇星至少会感到尴尬,再来和他解释一些什么,结果宋遇星干完这一切,倒是真过来和他说话了。

    宋遇星说“裴刻,刚刚水你是在哪儿帮我倒?怎么还挺甜?我还想再喝一杯。”

    ……

    裴刻从未遇到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人,一时间他怀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刚刚他说话人其实不是宋遇星吧?

    “自己拿。”裴刻指了指自己桌上大桶纯净水。

    宋遇星毫不客气倒了一大杯,又说了句“谢了。”

    然后就走了,蹬蹬蹬腿脚利索爬回自己床上,把水杯往支架上一放,一动不动了。

    啧,这脸皮,是皇帝他妈,太厚啊。

    裴刻从高一起就没有住校,今年住校是他自己决定,结果刚搬回宿舍第一天就遇到了这件事。

    或许是因为很少被人这样评价,一晚上裴刻看了宋遇星好多次,这个在班里过度活跃同学此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怪异到谢子都和叶时雨都喊了他好几次,可床上人一动不动,闷着声说“不吃、不喝、不想动、不要喊我。”

    谢子都在宿舍里一直以宋遇星大哥自居,听了这话,扒拉在宋遇星床边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哥去揍他。”

    叶时雨探头看过来“你担心太多余了,谁能欺负到他啊。”

    倒不是宋遇星打架厉害,而是跑得快,有一次体育老师故意逗他玩,上课时候带了只兔子让他和兔子赛跑,结果这货跑得比兔子都快。

    宋遇星死鱼一样生无可恋盯着墙面“你室友睡着了。”

    谢子都在他身上撸了一把,让他有事就喊,一切有谢哥罩着。宋遇星没理,谢子都又去找裴刻闲聊,凑到裴刻手机屏幕上,嘴里念着“又是第九罪?这么快就最后一关了?我才第二关,死活杀不了那个人,你这都要杀第九个人了?”

    原本维持着一动不动姿势宋遇星忽然就坐了起来,瞪着两人“什么第九个人?你们杀人了?”说完又警告似看着裴刻“犯法!”

    ……

    裴刻也看着宋遇星,故意似“一个卡牌游戏而已,每一关都要杀一个人,而且要杀得悄无声息,所有人都看不出来才算过关。”

    宋遇星瞪他一眼,又躺回床上开始当死鱼,一动不动,直到熄灯。

    结果灯一熄,他立刻像是被蝎子蛰了一般双手双脚舞动着,然后趴到床边去看对铺裴刻,竟然在昏暗中又和裴刻看了个对眼,不知道怎么想,宋遇星下意识瞪了他一眼,然后快速转身抱着自己被子不动了。

    裴刻“啧”了一声,他好心提醒宋遇星,怎么还像是他得罪了宋遇星似?

    第二天早上宋遇星难得没有懒床,一大早就起了,吃过早餐之后就进了校超市,因为是早餐时间,超市人不多,宋遇星在货架上翻信息素增强贴味道,基本全是降草香、和风海洋、冬日松针、伏特加,最绝是有一个糯米味儿,宋遇星也学着裴刻“啧”了一声,这发情时候是先办事比较合适还是先吃饭比较合适呢?

    和信息素有关货架区域因为私密性高,所以没有售货员盯着,宋遇星随手拿了一盒四下找了找没看到人,就拿着增强贴走去比较开放区域,找到一个穿工装店员,那店员一看他手里东西,立刻别过头假装没看到,宋遇星不得不凑到他面前“你好。”

    beta店员立刻微笑着转过头“你好同学,有什么需要吗?”

    有礼貌人绝不会盯着别人手里和信息素有关东西看,但是宋遇星一点不在意这个,直接把增强贴举到店员面前“请问这个还有更多味道吗?”

    “同学你想要什么味道?”店员迅速看了一眼宋遇星手里增强贴味道,和风海洋,很受欢迎却很少一部分人才能拥有味道,顶级alha才会有味道。而顶级alha根本不需要购买信息素增强剂,普通alha使用又会出现信息素紊乱,所以买这种增强贴人多是oa,作用不言而喻。

    店员看了看宋遇星,很漂亮oa之外人种。

    店员这样想着,也说了出来“这个味道很受oa欢迎。”

    宋遇星点点头,他对oa喜欢什么味道信息素不感兴趣“我要alha喜欢味道。”

    店员又看了看宋遇星,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解释“那建议你选早日樱草或者落日蔷薇,很多alha都喜欢。”声音不暧昧,意味却十分暧昧。

    宋遇星皱着眉,alha都喜欢让自己身上香香?不过这是别alha,他不需要“有没有味道烈一些?”

    beta店员迷惑,还没明白什么是烈一些味道,就听到宋遇星问“有没有老虎味儿?”

    ……?

    店员表情有些裂开,这个oa口味这么重吗?而且老虎味儿是什么味儿?不过店员很快就把专业素质挂在了脸上,笑着说“这个没有,如果你需要话要向金厘公司定制。”

    宋遇星有些失望,又问“那豹子味儿呢?”真男人,不当老虎,起码也得是豹子。

    ……

    气氛沉默了几秒,bata店员好声好气回答“野生动物身上味道过重,而且百万分之一不到人分化后信息素会是野生动物味道,所以这类产品都需要定制呢。”

    宋遇星更失望了“那就这个吧。”只能勉强一下了。

    beta店员正想提示他这东西不能乱用,就有个声音插了进来“宋遇星,你信息素是这个味道啊?”张亦弛打量着宋遇星手里黑色包装盒,“挺厉害啊,以前怎么都没说过?”说完他看了裴刻一眼。

    他们都只知道宋遇星信息素很弱,但是没想到味道是顶级alha才能拥有和风海洋,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应该是宋遇星腺体出了什么问题,不过他没问人。

    宋遇星转头就看到了站在张亦弛身边裴刻,对方正一言难尽看着他,宋遇星怀疑裴刻是听到了他刚才说话,他把盒子往怀里放了放“这种事情能乱说吗?”

    “那也是,”张亦弛笑了一声,“买完了吗?一起去教室。”

    宋遇星跟着两人去收银台,裴刻只拿了一瓶水,张亦弛买东西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收银员正扫码时候,张亦弛忽然说“我再去拿瓶水。”说着就走开了,留下宋遇星和裴刻两个人尴尬对尴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