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三章 齐凯的麻烦(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血红小说 m.xuehongxs.com

    录音棚中,针落可闻。

    仅仅能听到姜月和沫沫二人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她们想到齐凯之所以被贬到常沙分公司做经理,或许是谭越的手笔。

    想到这个可能,两个人心里都是震撼。

    沫沫还好,她本就很相信谭越,甚至一开始她就觉得,把这件事交给老大,老大一定能给她解决好。

    只是,她害怕给老大添麻烦,所以就一直没有告诉谭越。

    所以,现在想到是谭越动手,然后齐凯就有了这样的下场,沫沫震撼的同时,倒不如姜月那么惊讶。

    姜月和谭越接触的时间还不长,对谭越的了解也很少。

    她知道谭越是公司里很有权势的大佬,也知道谭越很有才华、能力,但对谭越能搬倒齐凯,却是没有想到的。

    毕竟谭越进入公司,也不过才一年的时间,和根深蒂固并且身居副总裁高位的齐凯相比,无论怎么看,都是弱了一筹。

    越想,姜月越是惊奇。

    她猛地一拍沙发,迅速的站了起来。

    旁边沫沫被吓了一跳,看向姜月,开口问道:“小月,你又怎么了?”

    一静一动间,沫沫小心脏表示有些承受不住。

    姜月看向沫沫,道:“沫沫姐,我去总裁办那边看看,瞧瞧齐凯现在什么样子了。”

    姜月现在八卦心起,看热闹的天性作祟,齐凯当初那么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如今落魄离场,该是一幅很有意思的场面吧。

    姜月这般想着,伸手挽住沫沫的手臂,道:“沫沫姐,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吧,这家伙当初那么恶心,现在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可神气的。”

    沫沫张了张嘴,本来想说不去,但这个场面,确实挺有意思,她也想去看看,解一解心头之恨。

    “好,我也去。”

    沫沫说完,两个人挽着胳膊,走出了录音棚。

    ......

    总裁办所在楼层,现在可谓是热闹非凡。

    当然,毕竟是公司最高领导的办公区域,即使很多人来看热闹,也不会很多,谁都怕得罪了领导,以后在公司里不好混,不一定是得罪大老板,也可能有主管、总监觉得你这时候来看热闹,升起坏的映像,以后穿小鞋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到总裁办这里来看热闹的,除了胆大聪明的,就是无脑傻缺的。

    “嚯,怎么样了?”

    “王顺已经抱着他的收纳箱走人了,不过齐总还没有走呢。”

    “也快了,齐总的办公室里,好像挺热闹的,应该是有人在收拾东西。”

    “呵呵,还叫齐总呢?以后就是齐经理了。”

    “啧啧啧,这是直接从大高层,被降到了中层,真惨。”

    “他惨?我听人说了一些事,你们可能不知道,但我跟你们说,他祸害别人的时候,可一点也不惨。”

    “就是啊,堂堂一个副总裁,突然被降到了分公司做经理,跟我们主管一个级别,这要是没有犯大错,怎么可能。”

    “快了,快出来了。”

    不少人,都在盯着齐凯的办公室。

    齐凯办公室中,

    齐凯面色冷肃,坐在沙发上,抽着一根香烟。

    他平常不抽烟的,也没有烟瘾,甚至一个星期也抽不了一次,而今天,他又打开了烟盒,抽了起来。

    齐凯现在抽的,是一根女士香烟,这是他之前为陈子瑜准备的,但后来陈子瑜似乎戒烟了,这些烟齐凯就一直留在自己手里。

    今天,这烟就派上了用场。

    办公室中,烟雾缭绕。

    玻璃茶几上,烟灰缸里,已经有了五六根烟头。

    今天抽烟的量,堪比他此前两个月抽的烟了。

    旁边,给齐凯收拾东西的助理,眉头紧紧皱着,眉宇间有些浅浅的不耐。

    她心里想骂人!

    特么的!

    特么的!

    真特么的操蛋!

    她作为齐凯的助理,事业生涯可以说是和齐凯绑定在了一起。

    本来她是全公司人都羡慕的总裁身边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高看一眼。

    好嘛,现在齐凯从副总裁被降到了主管一级,她只能重新等公司安排了。

    因为按照公司的规定,只有总监一级总能开始有助理或者秘书,也就是说,齐凯以后,已经没有拥有助理的资格了。

    而作为前副总裁的助理,还是齐凯这种犯了事儿的前高管的助理,她以后的事业,估计要很难走很难走了。

    本来好好的阳光大道,硬生生被齐凯搞成了现在的独木桥,助理心里不郁闷生气是不可能的。

    只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齐凯即使地位下降了一大截,她也不敢向齐凯抱怨,只是虽然嘴上不会抱怨,但心里早就骂开恨透了。

    甚至,心中所想,不受控制的表现在了脸上一些。

    当然,齐凯是没有注意到的,他现在的心思,根本没有在这些小事上面。

    齐凯弹了一下烟灰,眉头紧锁,脸色僵如寒冬硬石。

    深深的抽了一口,强忍住不适和咳嗽,牙关紧咬,双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睛中开始有一些红血丝出现。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高估了自己在陈子瑜心中的分量,低估了谭越的影响力。

    齐凯心里知道,这一次,自己是轻敌了,犯了严重的错误。

    虽然谭越最近在公司里风头挺盛,但齐凯还以为这只是表面,陈子瑜是为了稳住谭越为公司卖力,在陈子瑜心里,自己的重要性是要高过谭越的。

    即使谭越把节目部门和新媒体部门都做的蒸蒸日上,齐凯心里仍旧是认为,自己相对于公司的重要性,是要远高于谭越的,只是......失策了。

    咔嚓!

    烟头被齐凯直接摁灭在了烟灰缸里,他脸色难看,失策了!

    只是,让齐凯更扎心的是,在自己和谭越之间,陈子瑜居然选择了谭越。

    凭什么?!

    自己在公司干了多少年?谭越才来公司多长时间?

    陈子瑜能有今天,自己不说是功不可没,但也绝对是出了很大力气。

    好嘛,现在自己没那么重要了,一脚就把自己踢开!

    由爱生恨,当初齐凯多喜欢陈子瑜,现在就有多恨陈子瑜。

    甚至,齐凯对陈子瑜的恨,还要在对谭越之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